凡心未泯

本命永不变,偶尔小爬墙。

意逍遥 10



张小凡三天没睡觉,这一觉整整睡了一天,期间鬼厉给他脱去外衣,又抱上了床,他都没有要醒的意思。


 


这一觉张小凡睡得香甜,梦里都是鬼厉——他的笑,他的怒,他的温柔和冷淡,这一切都让张小凡爱不释手。


 


等他睡饱了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就是鬼厉那张放大的俊脸。鬼厉的眉毛很浓,是两道干干净净的剑眉,不像张小凡的眉毛那样有些弯弯的,看上去不是那么柔和。


 


张小凡记得鬼厉的眼珠很黑很亮,蹙起双眉时看上去颇为凌厉,也是这双眼睛让张小凡退避三舍,不敢走得太近,就怕他眼珠子一瞪,又要说出什么伤人的话来。


 


这么想着,他抬手轻轻的摸上了那双紧闭的眼睛,指尖轻触那不算浓密却很纤长的睫毛:“明明不皱眉头的时候那么好看的眼睛,怎么一睁开就那么吓人呢?”


 


他的指尖下移沿着鼻梁直到嘴唇,张小凡觉得自己‘画出’了一张这世上最最英俊的脸,而这张脸的主人现在就躺在自己身边,一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,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
 


“一个人傻笑什么呢?”闭着眼睛的鬼厉突然开口问道。


 


张小凡吓了一跳,赶紧收回了手,脸红红的回答:“没什么。”他往鬼厉怀里缩了缩,一副害羞的模样,“五师兄,你什么时候醒的?”


 


“就刚才有个人问我为什么一睁眼就那么吓人的时候。”鬼厉在他鼻头轻轻捏了一把。


 


张小凡这下脸更红了:“你早就醒了!”想想自己刚才那模样全部被鬼厉知道了去,心中更是觉得臊的慌。


 


鬼厉轻轻舒了口气,把张小凡更紧的搂在怀里:“真好啊……那日与你洞房花烛,第二日我就想睁开眼就看到你,可没想到你居然跑了。”


 


张小凡伸手抱住他的后背,讨好的说:“是我错了,对不起……”


 


“唉……”鬼厉看他这模样哪里还气得起来,只能是把他搂得更紧些,扭头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口,“不用说对不起,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,以后……”


 


鬼厉话没说完,张小凡倒是想起了什么。他突然就坐起了身,脸色也变得不好看了,俨然一副心急如焚的模样。


 


“怎么了?”鬼厉也跟着坐了起来,“不再睡会儿了?”


 


“不能睡,不能睡了!”张小凡翻身下了床,草草的穿好了衣服,“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没有解决!”


 


“什么事情?”鬼厉慢悠悠的边穿衣服边问。


 


“你的婚事啊!”张小凡回答。


 


“我的……婚事?”鬼厉表情有些古怪,像是在憋笑的样子。


 


“是啊,你不是要娶师傅的千金吗?”张小凡一副‘你失忆了吗’的表情看着鬼厉,似乎鬼厉睡了一觉就傻了似的。


 


鬼厉不动声色,忍住了快到嘴边的笑意说道:“哦,你说这事啊……是啊,这事可不好办呢。”


 


张小凡的表情变得有些委屈,嘟囔着说:“不好办也要办!”他有点气恼的看向鬼厉,其实心里气自己的更多一些,“我不管,万事都有个先来后到,是我和你拜堂在先,她……就算想进门也要我同意才行!”


 


“这么说,你同意她进门?”鬼厉追问。


 


“……你不是喜欢她嘛……”张小凡这句话的尾音都带着些颤抖,仿佛委屈的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了。


 


鬼厉也不否认,只是定定的看着他。


 


张小凡以为自己说对了,鼻子一酸就有点想哭,心口那刺刺的痛感又渐渐冒头,让他有点喘不上气来。


 


“我不怨谁,是我自己把你推开的,是我活该……”张小凡偏过头,不想让鬼厉看到自己这争风吃醋的模样,“只不过,只不过,你昨天来见我,又陪我了一天,我私心里总觉得你还是有些喜欢我的……”


 


鬼厉点点头表示同意。


 


“那你能不能……不要娶她……”张小凡终于抬头看向鬼厉,那通红的眼睛让鬼厉猛的一震。


 


“小凡……”


 


“你瞧我真是的……”张小凡擦了擦眼睛,笑着说,“胡言乱语些什么呢……掌门千金出身高贵,人也漂亮,还会做饭,对你又好……确实和你很般配……”


 


自己心尖上的人,明明在伤心,却还要笑着对自己说这些诛心的话,鬼厉当即就再也装不下去了——他两步跨过去,伸手捧住了张小凡的脸颊,深情的吻住了他那喋喋不休的嘴。


 


张小凡被他吓了一跳,愣愣的看着他,忘了反应。眼前的人吻得那样专注,仿佛自己就是他在这天地间唯一渴求之人,想到这里张小凡心头一酸,便缓缓的闭上了眼睛,眼角的一滴泪顺着脸颊落进鬼厉的掌心,转瞬也没了踪影。


 


鬼厉吻了好一会儿才依依不舍的把他放开。


 


看着他被自己吻的有些迷糊,正迷蒙这双眼看向自己,鬼厉真是恨不得把他一辈子抱在怀里,用自己所有的柔情去疼爱他。他伸手把张小凡搂进了怀里,长叹了口气后说了句:“你这个傻瓜!”


 


“五师兄……”张小凡低低地喊了一声,心想我确实是傻瓜,都在痴人说梦了……


 


 


其实鬼厉的这个所谓的‘桃花运’完全就是以讹传讹。




一开始不过是说掌门千金喜欢他,要嫁给他,后来越传越走样,最后到了张小凡耳朵里就成了两人马上就要成亲了。


 


鬼厉也不点破,他觉得将错就错的用这个乌龙来试试张小凡这根木头也不错,只是没想到试过了头,让张小凡这之后的几天里抑郁成那样。


 


张小凡这样激烈的反应确实让他始料未及,更让他意外的是这事情还有余温。


 


掌门千金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嫌隙已除,还是进进出出的跟在鬼厉身后,门中的留言也因为这个丝毫都没有减退的意思。




这样的局面真是让鬼厉很是苦恼——作为男子,他总想着保全姑娘家的颜面,便一直忍着没有当面给她难堪。




但是这样的迁就在旁人眼里就成了不一样的味道,特别是这个整天吃着飞醋,就差没把整个逍遥门变成一个大醋缸子!




“小凡,你今天就跟我回去住吧。”鬼厉贴着张小凡坐下,伸头过来在他耳轮上亲了一口,其中意思不言而喻。




张小凡往旁边躲了躲,伸手摸了摸耳朵回答:“我才不去呢,你去找你的小姐陪你吧。”




鬼厉抬手在他脑门上敲了一下:“说什么呢?别人胡说八道也就罢了,你怎么也这么说?我可不要别人,我只要你……”鬼厉说着停了停,后又贴着他的耳边轻轻呢喃低语,直说的张小凡满脸红霞。




“光天化日朗朗乾坤,你怎么信口胡诌?!也不怕被人听了去?!”张小凡瞪了他一眼,可惜并没有多大的威力,倒像是在撒娇。




“怎么是胡说呢?这可是我们的闺房之……”鬼厉不依不饶的说。




张小凡赶紧把他嘴捂住:“别说了!你真不害臊!!”




鬼厉知道这人脸皮薄,便也就不再逗他,笑着握住他的手和他额头顶着额头,十分缠绵。




“小凡,等所有的杂事都消停了,我定要去回了师傅,补给你一个像模像样的婚礼。”




张小凡红着脸笑了,好半天才回了一个:“……好。”




可惜鬼厉还没等到那一天,掌门那里就闹上了——他的这位‘千金’察觉到鬼厉心有所属,整天的在掌门面前闹腾,寻死觅活的要嫁给鬼厉。




掌门为此十分头疼,却也实在无计可施,只能能躲就躲,能拖就拖——可惜有一个人却拖不下去了。




这天鬼厉被掌门叫了去,说是要面对面说清楚,免得这么日日不得安宁。




不知道内情的张小凡以为掌门这是想逼迫鬼厉就范,得了消息便一路飞奔过去,进门就听见了姑娘的哭嚷声。




“……我不管!我就喜欢鬼厉师兄!我非他不嫁!我管他喜欢谁?!谁都不许和我抢!”




张小凡听到这话真是一阵厌恶,心想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,大庭广众说出这种话,还真是不害臊!




“再说了,他说有心仪之人就是真的了?说不定就是为了搪塞我罢了,我才不信!有本事让她出来见我呀!”




张小凡听到这话真是忍无可忍,当即就冷着脸走了进去,站到她面前对他说:“我来了,你想怎样?”




姑娘愣住了,看着突然出现的张小凡喃喃的问:“什么……意思?”




“你不是想见他的心上人吗?我来了,你也看到了,满意了吗?”张小凡回答。




当时厅里的人都愣住了眼,除了鬼厉脸上那藏都藏不住的惊喜之意,其他人的神色可谓是五花八门,都够开一个染坊了!




“你胡说八道什么?你是个男人!”




“对我是个男人,”张小凡笑了笑走到了鬼厉面前,一伸手揪住了鬼厉的脖领,把他拉的不得不微微低下头,“可惜,你喜欢的这位鬼厉哥哥就是喜欢我这个男人!”




“小老七,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”大师兄听得一脑门子的冷汗。




“我当然知道自己在说我什么,”张小凡回答的十分坦荡,“正好今天大家都在,我也就不用日后一个个的解释说明了!”




“小凡……”鬼厉开了口,似乎是要制止他。




“你闭嘴!拖拖拉拉的,到何时才能有个了结!”张小凡这会儿倒是霸气果断的很,“今天我把话放这里了!这个男人,是我的男人!我和他拜过天地,喝过交杯酒,是正儿八经、天地都认可的夫妻!”




“你胡说!我不信!你肯定是骗人的!你这个骗子!”姑娘气急败坏的嚷嚷了起来。




一旁的众人也开始七嘴八舌的说话,有反对的,也有敬佩的,一时间嘈杂的很。




张小凡眼神闪烁了一下,猛的拉过鬼厉就狠狠的亲了上去。




“哎哟!我的天哪……”掌门猛的捂住胸口,闭上眼睛,一副立时三刻就要晕倒的模样。




“天呐!天呐!天呐!”二师兄做势用扇子遮住自己的眼睛,却其实正从扇骨的缝隙里朝外偷看着,眼中兴奋的光芒是遮都遮不住。




所有人都被吓的闭上了嘴,就连鬼厉也傻了——他是万万没想到张小凡今天会如此火爆,这一个吻也是把他亲成了木头。




其实两个人也就是双唇相贴了一下,并没有太过露骨的举动,张小凡很快放开了鬼厉,一脸得意的说:“看清楚了!这个男人从头到脚,从里到外都是我的!这一辈子是,下辈子还是,想让他娶你也要先问问我同不同意!”




说完这些话,也不管其他人会有什么反应,他手上用力就把鬼厉往外扯着走了出去。




“唉!小老七!你们去哪儿啊?”三师兄第一个反应过来,赶紧问了一句。




“洞房!!!”张小凡霸气的回答。




“哎哟~真是……太刺激了!”二师兄忍不住回了一句。




张小凡一路拉着鬼厉回到清明阁,踏进门后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火气上头都说了些什么,顿时有种想挖个地洞钻进去的感觉。




“小凡……”鬼厉凑过去喊他。




“你别叫我,让我冷静冷静。”张小凡想了想又说,“我刚才是不是特别吓人?”




“……有点。”鬼厉老实回答,“不过我很喜欢。”说完他就凑过来把张小凡搂进怀里亲的这人找不着北了。




等张小凡稍稍恢复意识时,鬼厉已经脱了他的外衣,把他按到了床上,正在解他的腰带。他一把抓住,红着脸说:“你干嘛?干嘛?”




“洞房啊!不是你自己刚才说的嘛。”鬼厉继续忙活着,不一会儿张小凡就成了个剥了壳的虾米了。




“我那是胡说的!”张小凡还是想逃,一转身就往床上的被子里躲,“而且我们不是已经洞过房了吗?哪有一直洞房的?”




鬼厉坏笑着说:“爱人在怀,自然是夜夜做新郎,天天都洞房啊!我不介意的啊~”说完他就朝着张小凡扑了过去……






那日后,逍遥门中终于归于平静——掌门花了点钱,终于是和夫人合离了,夫人带着千金下了山,不再继续纠缠。




而闲逸庭和清明阁联了姻,一帮徒弟倒是相处的很是愉快。




闲暇之时他们却还是有些问题想不太明白。




“以后我们是不是都要住一起了呢?”鬼厉的徒弟问。




“唉……住不住一起的那都是后话,我这儿才真的犯愁呢!”张小凡小徒弟托着下巴一脸愁容。




“愁什么?说来听听啊,说不定我们可以帮你。”




“你说我以后喊五师伯啥呢?”小徒弟坦言,“喊师娘肯定不对,一看我师傅就是被压的那个,可是除了师娘还能喊啥呢?”




这话一出一群孩子都皱起了眉头:说起来,这还真是一个大问题啊!






母亲,我想小殊了。

这个行间距我真心无能为力_(:_」∠)_

意逍遥 9



二师兄一碗粥喝到一半,一口咸菜还在嘴里没咽下去,张小凡就把他拉走了。张小凡动作太大,剩下的半碗粥一大半泼在了二师兄身上,气得他鼻子都歪了。


 


“一大早的你这是吃错什么药了?”二师兄拿着湿布擦着身上的污渍,“我这衣服才传了两回,你看你给我弄的!”


 


“你先帮我解惑,你的衣服我晚些赔你就是!”张小凡挥挥手,心想几件衣服而已,也值当这么心疼吗?


 


二师兄听他说要赔钱,这心里的火顿时下去了大半,这才坐了下来端起了一副学者的架势:“说吧,这是什么大事解决不了了?让师兄帮帮你。”


 


张小凡把昨天的事情一一道来,半句都不敢遗漏,末了追着问了句:“二师兄,你说我这是不是得了什么病?怎么老心口疼呢?”


 


二师兄听他这故事说的娓娓动听,心想这小子真是傻的可以,竟连自己吃醋了都不懂。再听到他问的这句话,顿时在心里为鬼厉叹了口气——师弟啊师弟,你这是喜欢了根木头啊!!




“我说……你平时在自己那屋子里是不是就光睡觉了?”二师兄问。


 


“什么意思?”张小凡被问的一愣。


 


“那些坊间流传的小书什么的,你是不是从来不看?”二师兄又问。


 


“哎呀,我看那些做什么?”张小凡有些嫌弃的回答,“那些东西对武学造诣一定用都没有啊!”


 


二师兄顿时觉得面前这个看似如玉的公子,可能内里真的就是一根木头,他捂着额头,心里默默的为鬼厉觉得不值得,更觉得自己以前无意间给他们牵的线真真是亏欠了鬼厉。


 


“二师兄,你倒是说话呀!”张小凡见他低着头不说话,急的一脑门子的汗。


 


二师兄抬头看了他一眼,眼神中满是鄙夷:“你这个傻子呀……你这是自己情根深种都没明白啊!”


 


“情根深种?我?种哪儿了?”张小凡大眼睛眨呀眨,一副懵懂的模样。



二师兄伸手在他脑门上狠狠的拍了一下:“你说种哪儿了?你五师兄!鬼厉!你那个拜了堂的相公!!”



张小凡疼的眼冒金星,听到后半句只觉得脸上一阵燥热,红着脸喏喏的说了句:“什么相公……谁的相公……”


“不是你的相公,难不成还是我的?!”二师兄翻了个大大的白眼,气的直喘粗气,“你那五师兄把你扛回去的时候可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放下话的,你可是他拜过堂的妻子!你去问问现在逍遥门中谁人不知?!”



张小凡这下连脖子都红了,他知道大家虽然嘴上不说,可背地里可都把这件事情当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,口口相传的早就传的门中皆知了。


“那是他胡说……”张小凡还在挣扎。



“死鸭子嘴硬!”二师兄可不给他面子,直接就截了他的话头,“你这个傻子,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恐怕都不知道,拒绝了人家又藕断丝连的,这会儿居然还堂而皇之的去管他的闲事,这不是上杆子的找骂吗?”


张小凡摸摸鼻子心想这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啊!“二师兄,我是来找你想办法的,你如果只骂人不出主意,那我就走了!”说着他站起了身,作势就要走。



二师兄一把把他按住,恨铁不成钢的把他数落了一通,这一番谈心直说到了正午时分。


“……话我也说的够多的了,剩下的你就回去自己思量把!”二师兄摸摸肚子,“我早膳都没吃完就来管你这劳什子的破事,饿的我都前胸贴后背了。我去用午膳了,你要不要一起?”


张小凡听得满脑子‘你爱他’‘他爱你’的,哪里有那心思吃午饭,迷迷糊糊的谢过了二师兄就离开了。



一路上他还在想着刚才二师兄的话,越想越觉得迷糊,没想到没走几步,一抬头就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两个人。


“鬼厉哥哥~你看这是我辛苦煮的菜呢~你尝尝啊~!”掌门千金正缠着鬼厉在凉亭里逼他吃自己煮的饭菜。


张小凡看着那‘郎情妾意’的场景,顿时恶从胆边生,冲过去气呼呼的现在旁边瞪着两个人只看不说话。


“……你有事吗?”姑娘看着这个不速之客,心情也很是不快,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下意识的不喜欢这个老幺。


张小凡也不喜欢她,看她那种溢于言表的嫌弃表情心中更是讨厌,干脆不搭理她,只是伸手去拉鬼厉:“五师兄,你饿了吗?饿了就去我那里吃饭吧,我给你做好吃的!”


“你!”姑娘气的脸都红了,赶忙的抓着鬼厉的另一只手不肯罢休,“鬼厉哥哥,你别去!谁知道他煮的好不好吃,你还是吃我的吧!”


“我做的再不好吃也比你做的好吃!”张小凡怒目相视,“一个未出阁的姑娘,大庭广众之下对着个男人拉拉扯扯,我都替你害臊!”


“关你什么事?你算老几?你管得着吗?”姑娘也不示弱,回击的非常干脆,显然是为了抢男人连基本的矜持都没有了。


其实他们在吵什么鬼厉根本不在意,全程他都看着张小凡的反应,看着他为自己争风吃醋,不肯退让半步,他心里跟吃了糖一样的甜。


不过眼见两个人吵的不可开交,他也不好不出来收拾残局,只能开口制止了他们这场争端。


“你们都别争了,我不饿。”鬼厉边说边不着痕迹的把手抽回,果然张小凡这脸都白了。


“五师兄……”张小凡还想说什么,却被鬼厉挡了回去。


“上次我就说过,我们之间不过就是师兄弟,你不用这么刻意讨好我。”鬼厉这话说的很平静,听不出任何的感情波动。


张小凡很是伤心,鼻头一阵酸楚,竟有点想哭。他神情黯淡的低下了头,视线正好撞到鬼厉依然被抓着的另一只手——他没有甩开她……


“就是,就是普通师兄弟罢了,也不知道你管头管脚的管这么多做什么!”小姑娘得意的笑了起来,“鬼厉哥哥,咱们别理他,来,尝尝我做的饭菜!”


这声音实在刺耳,张小凡被扎的浑身难受,鬼厉似乎是心疼他这模样,忍不住说了句:“你若真的想做饭给我吃,那就请我吃糖藕吧。”


“糖藕?”张小凡猛的抬头看他,“桂花糖藕?”


鬼厉的表情有些奇怪,似乎想装的不是很在意,却又有些憋不住的模样,他点点头回答:“对,其他的东西我也不爱吃,你真有心,就做些桂花糖藕吧。”


张小凡突然想起之前在山下养伤时鬼厉曾经对自己说过,他曾经吃过一次桂花糖藕,那是他一个很重要的人做给他吃的。


这么说……他是觉得我是他重要的人?!


张小凡开心的脑子都有着发晕了,他给了鬼厉一个灿烂的笑容,转身就跑——他要赶紧回去,好好研究这个桂花糖藕才行!


这日后,张小凡的清明阁里整日的都飘着莲藕的香味。


刚开始小徒弟吃的津津有味,可是时间久了,他也有些吃不消了。


“师傅,您这桂花莲藕要煮到什么时候?徒儿都快吃吐了!”小徒弟一张脸皱成了包子褶,趴在炉灶旁诉苦,“您以前就发疯似的做过一次桂花糖藕,怎么这会儿又来了……”


张小凡手里的筷子顿了顿,扭头看向了小徒弟:“我以前做过?”


“对啊,也是做给五师伯吃的呢,那会儿您还失忆着,整天缠着五师伯……”小徒弟老实的回答。


张小凡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画面:鬼厉坐在石桌上,轻咬了一口糖藕后对他笑了起来。


张小凡咬着筷子轻轻的笑了:原来是我,那个你说的‘重要的人’、做桂花糖藕给你吃的人,就是我啊……




张小凡做了无数次的桂花糖藕,这么多天里他都没有再去留意过鬼厉那边的动静,等他得意的捧着糖藕去闲逸庭时,却听到了一个让他如遭雷劈的消息。


鬼厉要和掌门千金成亲了!


张小凡捧着糖藕浑浑噩噩的往前走,不知不觉的就走回了自己的清明阁。


小徒弟上前迎他,却被他一把推开。他把自己关在了房里,不吃不喝也不睡觉,只那样在暗处坐了三天。


鬼厉来的时候也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:一个人躲在角落里,不人不鬼的,着实吓人。


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鬼厉问。


张小凡安安静静的没有给他任何反应,倒像是在和他赌气。


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鬼厉又问。


张小凡依然没有反应。


这下鬼厉来气了:“既然你不想说,那我也不打扰了。”说完他转身就要走。


“师兄是不是要成亲了?”见他要走,张小凡突然开口了。他的声音低沉,让人听着更生出了些怜惜。


“你听谁说的?”鬼厉反问。


“看来是真的了……”张小凡轻笑出声,“师兄,你怎么能成亲呢?你明明说过……要我做桂花糖藕给你吃的……我都做好了,你为什么不吃了呢?”


他的声音有些颤抖,这倒是让鬼厉生了疑虑,等他走近一看,发现这人居然对着一盘糖藕在默默的流泪。那泪珠落得凶猛,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一颗颗的都落进了鬼厉的心里。


鬼厉知道自己这是把他逼急了,这把柴火加的有些太大,到底是把这人给伤了。他心中很是不忍,便蹲下身去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。


“五师兄……五师兄……”张小凡闭着眼睛一个劲的掉眼泪。


“哭什么?”鬼厉轻声问,“你这是在哭我还是哭这糖藕?”


张小凡抓住他的手,可怜兮兮的看着他说:“师兄,你不要成亲,不要成亲……我错了,我知道错了,我以后什么听你的,你不要成亲……”


“什么都听我的?”鬼厉追问。


张小凡点着头扑到他怀里:“对,我再也不逃了!我要一辈子赖着你,一辈子都不离开你!”


“为什么?”鬼厉强压着心中的狂喜,继续问道。


张小凡哭哭啼啼的继续说道:“因为,因为,因为我喜欢你……我真的好喜欢你……五师兄……鬼厉……我喜欢你……”


鬼厉这才把人紧紧的抱在怀里,恨不得把他揉进自己身体里,与他融为一体。


这一夜鬼厉把张小凡抱在怀里,相互依偎着坐了一整晚。


张小凡哭累了便沉沉的睡了,睡梦中他还时不时的说着梦话,无非就是让鬼厉不要成亲,不要抛下他。


鬼厉笑着在他额头印上一吻:小傻瓜,我已经和你成过亲了,又怎么会再和别人成亲呢。


意逍遥 8

冷的不想打字……更新的慢了,实在抱歉~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张小凡以为鬼厉会狠揍自己,再不济也会对着自己发泄发泄这几日的憋屈。没想到这人把自己扛了回去,只是把他轻轻的放到椅子上,并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。

 

“五师兄……”过了半天,张小凡试探的喊了一声。

 

鬼厉定定的看着他,眼神闪烁不定,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说,又终是什么都没说。

 

“五师兄,我们的事实在是一团乱麻,理不清了。”张小凡壮着胆子先开了口。

 

“嗯。”鬼厉没有反驳,只淡淡了回了一声。

 

见他没有大的反应,张小凡的胆子瞬间就更大了,他动了动身体想放松一下,却没想到鬼厉下一刻就把他死死按在椅子上。

 

看着瞬间凑近的俊脸,张小凡心里突突的狂跳了一阵,脑子里不知为何就想到了那红烛摇曳的夜晚,只感觉耳根子都渐渐热了起来。

 

“你又要逃?”鬼厉声音低沉,似乎正压抑着滔天的怒气。

 

“不是!不是!我都到这儿了,还往哪里逃啊?”张小凡赶紧解释,“我只是想换个坐姿而已,脚有些麻了……”

 

听到这话鬼厉的神色才算稍稍有点,可是他却依然没有挪开身体,还是死死的盯着张小凡不肯放。

 

这下张小凡尴尬了,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,对着这个男人他好像有说不完的亏欠,但是细想自己也吃了个大亏,心里那些狠话来来回回的折腾着,让他觉得心口慌的很。

 

见他不说话,鬼厉倒是开口了:“你是不是真的不想和我在一起?不想和我过一辈子?”

 

张小凡没想到他问的这么直接,倒是有些愣住了,眨巴着一双大眼睛一时忘了怎么回答。

 

鬼厉又放软了一些语气,又接着说:“你躲我这么多天,我也想了很多。虽说也有人对我说你是一时转不过脑筋,可我总觉得大抵是我强人所难了。”

 

张小凡下意识的就想说‘不是’,可是犹豫了一下没有说出口。他不知道自己如果说了,鬼厉又该想到哪里去了。

 

“强扭的瓜不甜,这个道理我懂。”鬼厉有些失落,他伸手握住了张小凡的指尖,轻柔的仿佛那是易碎的瓷娃娃,“所以今天我不会对你做什么,我只是想问清楚。你若真的无心,那我也不再强求。”

 

张小凡还是愣愣的没反应,这回他是真的傻了,这一切来得太快,让他有点像在做梦的感觉。他没想到鬼厉居然突然就自己想通了,仿佛这么多天自己做的事情都成了一场笑话。

 

“五师兄……你说的都是真的?”张小凡问,“以前的事,一笔勾销?你答应了?”

 

鬼厉眼神暗了暗,嘴角上扬露出一个苦笑:“当然,我不会再纠缠不放,你我还是师兄弟,过去的一切就都……忘了吧。”

 

他这神情倒是让张小凡心尖一抽,似乎有些刺痛,只不够这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,他当下只想到自己可以不用再东躲西藏,心里头止不住的高兴。

 

看他这眼睛里放光的模样,鬼厉的心沉了下去,他有些不知道自己这么坚持的感情是不是真的错了。

 

“五师兄,过去的事情是我欠你的,以后有机会我一定补偿!”张小凡急忙表态。

 

鬼厉却对着他摇了摇手:“罢了,都是阴差阳错,你不欠我的,我们……两清了。”

 

张小凡听到这最后的几个字心里有一阵不舒服,下意识的接着这话问了句:“那我以后可以来找五师兄吗?”

 

“找我?”鬼厉一愣:这倒是意外惊喜。

 

张小凡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的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,顿时脸红脖子粗的手足无措起来,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圆这句话。

 

出乎意料的,鬼厉轻笑了一声,神情柔和的回了声: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

 

这之后逍遥门似乎又回到了以前安逸、闲散的日子,一帮师兄弟们都各归各位,倒也是相安无事。

 

只不过张小凡这日子却过的不是很舒坦。

 

起初他是真的觉得了结了这笔糊涂账,他的好日子又回来了。他和鬼厉之间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生疏,偶尔碰到也能聊上一会儿天——虽然也是没话找话,略有些尴尬。

 

可是慢慢的他发现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对劲:每每鬼厉出现的时候,掌门的那位千金也总在一旁,有好几次甚至还拉着鬼厉的胳膊,看上去十分亲密。

 

这就让张小凡有些不舒服了。

 

“你说五师兄是不是想当掌门了?”张小凡喝着小徒弟给倒的清茶,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。

 

“师傅,您可真是瞎操心。就算五师伯要当掌门的女婿又如何?他如果娶了那位小姐,那不是两全其美的事儿吗?反正您又不想当掌门,操这心做什么?”小徒弟回答。

 

“你这小子!我这不是……”张小凡一下子倒是回答不上来了,想了一下又继续说道,“我这不是要替师傅把把关吗?”

 

小徒弟捂嘴偷笑:“掌门找女婿需要您把关?您这是操的哪门子闲心啊?看您这样子不像是要替掌门把关,倒像是……”

 

看小徒弟欲言又止,张小凡不依不饶的追着问:“像什么?你怎么不说了?”

 

小徒弟嘿嘿一笑:“倒像是被抢了情郎的小姑娘,正吃醋呢!”

 

张小凡闻言暴起,恨不得把这臭小子的嘴给撕了才解气。小徒弟一溜烟的跑了出去,张小凡没逮住他,只能一个人生闷气。

 

这头他日子过的不舒坦,掌门那头也心里憋屈——这个‘女儿’缠着他最得意的弟子,一副非君不嫁的模样,让他心里很是苦恼。

 

“师傅,您既然这么喜欢五师弟,那他若娶了您的千金,成了您的女婿,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吗?”大师兄有些不明所以的问。

 

掌门重重的叹了口气,似乎是有许多难言之隐似的:“你不懂,这事儿要真这么简单就好了……”

 

“这事儿很复杂吗?”大师兄这会儿是更糊涂了。

 

掌门安静了很久,最后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,对着大徒弟说:“你以为为师当时为何会离家出走?”

 

大师兄说:“不是因为要追求更高的武学造诣吗?”

 

“这不过是个幌子……”掌门这才把往事一一道来。

 

原来当年他和自己的哥哥同时爱上了一个姑娘,可姑娘家把她许配给了他,这让他欣喜若狂。可是洞房花烛之夜,姑娘却告诉他,自己已经和哥哥私定终身。

 

掌门受不了这打击啊,连红盖头都没有揭开就跑了出来,从此跑上了山,只求做个闲散逍遥之人。

 

“……师傅,您怎么没去当和尚?”大师兄听完了问。

 

掌门一抬手就是一个巴掌,拍的大师兄脑袋都疼:“兔崽子,你师傅我去当了和尚,你们也要跟着当和尚!还想娶老婆?一辈子当光棍吧!”

 

大师兄嘿嘿笑着:“师傅您手劲真大,真是老当益壮!”

 

这会儿拍什么马屁都没什么用,掌门闹心的事情没有解决,心中只有不痛快。想想这便宜女儿的事情自己碍着面子不好张扬,本想就这么不解释的认就认了。

 

可是再一想如果这丫头要出嫁,自己要贴嫁妆不说,还白白送她一个好徒弟,自己百年之后,这逍遥门也等于是给了她,想到这儿掌门心里真真不是滋味。

 

“早知如此,当时要真同意了老五的请求,说不定还比现在好得多啊……”掌门忍不住叹气。

 

大师兄眉心一跳:这事儿不是过去了吗?怎么又提?他赶紧压低了声音说:“师傅!这话可别说了!老五好不容易放弃了,可别又把他那心思给撩拨起来了。”

 

掌门看了眼这大徒弟,心想和如今这情况相比,他还真宁愿老五那点心思又死灰复燃才好啊!

 

 

鬼厉这几日过得却很是舒服,一开始被张小凡拒绝的失落渐渐散去,而且这人也不再躲着自己,这让他心中生出一丝愉悦——这可是好兆头啊!

 

这几日他没有躲着掌门千金,还任由她跟着自己进进出出,其实也是故意为之——这也是二师兄给他出的计谋,他要用激将法来试试张小凡是不是真的对自己无意。

 

经过这几天,鬼厉心里那点灰烬中的火星子渐渐成了小火苗——张小凡每每看到他身边的姑娘时,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让他欣喜,他知道张小凡心里是有自己的,只不过他自己还没有认识到罢了。

 

这天去给师傅请完安,鬼厉踏出门就迎面遇到了匆匆赶来的张小凡。鬼厉看着他见到自己那一瞬间眼中都有着像星星一样的光芒,可是当他看到自己身后跟着跑出来的姑娘时,那点光芒一下子就灭了。

 

鬼厉心里乐坏了,面上却不露声色,只是客气的点点头打了个招呼就要离开。

 

他这疏离的样子,让张小凡心里很不舒服,他急急地喊了一声:“五师兄,请留步!”

 

鬼厉停住了脚步,扭头看向他:“师弟有事?”

 

身后的姑娘几步过来抓住了鬼厉的胳膊,嘴里叽叽喳喳的说着让鬼厉陪自己出去玩儿的话语。

 

两人紧紧交缠在一起的手让张小凡怒火中烧,不过他还尚存着一丝理智,只是皮笑肉不笑的对姑娘说:“我和五师兄有事要说,姑娘是不是可以回避一会儿?”

 

小姑娘不太乐意,撅着嘴巴送了张小凡一个白眼,这可把张小凡给气伤了。他也顾不得什么风度之说,直接就伸手把鬼厉的手拉了出来,然后拽着鬼厉一路疾行。

 

“啊!鬼厉哥哥!你等等我呀!”姑娘家穿着罗裙,怎么跑得过他们两个习武之人,不一会儿就被远远的抛在后面,只剩下清脆的声音幽幽传来。

 

鬼厉老老实实的被张小凡拉着往前走,只能看到他飞扬而起的黑发和那根雪白的发带,鼻尖是这人身上淡淡的皂角味道,干净却沁人心脾。鬼厉闻的舒心,恨不得把这人搂进怀中仔仔细细的疼爱一番,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,还不到时候。

 

张小凡拉着人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,见身后再无人跟着,便停住了脚步,转过身来直勾勾的盯着鬼厉看着,眼睛都不眨一眨。

 

鬼厉被他盯的有些心痒难耐,为了防止自己忍不住伸手抱过去,赶紧先开口说道:“师弟这是有什么话要说?怎么把我拉到这无人之地?”

 

张小凡这才注意到自己把鬼厉都拉到了山崖边,这里平时都没人会过来,耳边安静的只能听到虫鸣鸟叫,这样的地方,只有他们两个人,张小凡倒是有些尴尬了起来。

 

他清了清嗓子,想了一下才想到了说辞:“五师兄,师傅的千金尚未出阁,你们这么相处总不大好……”

 

“有什么不好?”

 

张小凡话没说完就被鬼厉打断了,一时间眨巴着眼睛不知道该继续说些什么:“我,我的意思是……你们那样子,对各自的清誉不好……门中已经有很多流言蜚语了……”

 

“哦,”鬼厉听完点点头,又接着反问了一句,“那些流言蜚语我从来不介意……不过我没想到你会这么介意,难不成……你对我……”

 

张小凡脸微微红了,赶紧摇手否认:“不是不是,我没有什么想法!”

 

鬼厉笑了:“我有说你有什么想法吗?莫不是……”

 

张小凡这下是真的急了,一张嘴就说了句:“你别自作多情!”

 

这话一出,鬼厉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了,他静静的看着张小凡,眼神也渐渐的冷了下来——虽然计谋是自己定的,可冷不丁听到这样的话还是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 

张小凡也知道自己情急之下说错了话,低着头脑筋转的像风车一样,好不容易搜肠刮肚的想出来几句话,却没想到还没开口补救,鬼厉就先开口了。

 

“即使如此,我的事情又与你何干?”

 

张小凡如遭雷劈,这是鬼厉第一次对他说出这样的话——还是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姑娘。

 

“五师兄,我……”

 

“七师弟,你和我之间的事情早就烟消云散,我已经放下了,你也应该放下了吧?”鬼厉冷冷的继续说着,“我和旁人的事情说到底也是我自己的事,师弟你又是什么样的身份,来管我的‘家事’?”

 

这一字一句全部直戳要害,听得张小凡周身如坠冰窖,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。看着撇下他离开的鬼厉,那背影刺的张小凡眼睛都疼。这疼痛像是活的一般,蹿向他的四肢,最后游走到他的胸口,竟疼的他喘不上气来。

 

他捂着胸口,好半天都缓不过来。

 

这天夜里,张小凡披着外衣在窗口站了一夜,第二天一大早小徒弟端了洗脸水进来,看到他眼下的青黑也是吓了一大跳——这是他那个天塌下来都能睡着的师傅吗?

 

“师傅,您这是哪里不舒服吗?”

 

张小凡无精打采的摇头,想了想开口问小徒弟:“为师问你,你有没有过在听到什么话后,心口疼的感觉?”

 

小徒弟挠挠头,摇了摇头:“没有。怎么师傅您心口疼吗?要不要徒儿去山下找个大夫看看?”

 

张小凡说了声‘无妨’便草草的洗了把脸,扭头就跑出了门,去找他那个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’的二师兄去了!

假设认识了一段时间后


两个人的第一次见面


(≧▽≦)

这个软件做聊天记录可以,做朋友圈不行,格式会很奇怪。


将就用一下吧,下次换了╮( ̄▽ ̄"")╭